壮士断腕去产能——对河北省化解钢铁过剩产能的调查

  长期以来,GDP冲动曾让钢铁、煤炭、水泥等产业在河北大干快上。产能不断增长的同时,利润却不断缩水,污染不断加重。2013年以来,在中央统一部署下,河北加大钢铁去产能力度,提出到2017年压减6000万吨钢铁产能。今年更是提出廊坊、保定、张家口3个地市的钢铁产能全部退出,承德、秦皇岛两地钢铁产能部分退出。究竟河北钢铁去产能进展如何?采取了哪些措施?有哪些先进经验?面临哪些困难?产业工人如何妥善安置?记者就此进行了调研。

  铁政策与巧手段共推去产能

  时值5月,燕山东麓的河北迁安草木茂盛,记者走进了英诺特唐山生物技术有限公司创建的迁安医药产业园。看到清新整洁的企业环境,人们很难想到这是由一家钢铁企业转轨而来的新兴企业。

  “在化解钢铁过剩产能中,我们金丰钢铁公司全部退出了钢铁行业,投资12亿元建设了占地250亩的生物药业产业园,组建英诺特唐山生物技术有限公司,成功开发出了具有自主知识产权的全自动生化分析仪、化学发光仪及配套试剂等产品。其中,全自动生化分析仪的检测速度世界领先,一台售价在300万元左右,相当于1000吨钢材的销售收入。园区项目全部建成后,可实现销售收入50亿元,利税7亿元,可安排就业800人。”该企业负责人叶金保说。

  英诺特的转型探索,是河北去产能的一个代表。河北省发改委主任陈永久告诉记者,自压减方案出台后,河北省每年都要召开一次钢铁去产能攻坚战动员会,由省政府与相关市、部门和企业签订化解过剩产能目标责任书,立下“军令状”,督促各地及时将压减任务落实到企业,制定月度压减计划,并将完成情况纳入设区市党政领导班子和主要领导干部考核评价体系。同时,省里组成8个督导组分赴各地现场督导,各有关设区市按照“一企一策”的要求,逐个企业进行调查摸底、制定具体方案、协调解决问题。

  去产能既要“铁政策”,同时也要巧用经济手段,让“利益驱动”调节企业的“走”与“留”。“去产能犹如逆水行舟、不进则退。”河北省国资委主任王昌表示,去产能是企业转型升级的重头戏,由“要我去”变为“我要去”,企业的认识越来越清晰,主动性越来越强。

  为减轻钢铁企业去产能的资金压力,河北省制定《河北省化解钢铁过剩产能奖补办法》,除国家给予的奖补资金外,河北省再按每压减1万吨炼铁产能奖补25万元、每压减1万吨炼钢产能奖补30万元的标准给予奖补。他们还通过市、县(市、区)财政预算安排一部分、钢铁企业互助提取一部分,多渠道、多方式筹集资金,建立钢铁产能退出补偿机制,以存量产能出资补偿退出产能,促进钢铁产能向有核心竞争力的企业流动。激励引导钢铁过剩产能平稳有序退出,确保按时完成产能压减目标任务。

  作为河北省钢铁产业的重镇,武安市需要压减炼铁产能931万吨、炼钢产能836万吨。利用经济手段,武安去产能一直走在全省前列,并获得了国务院通报表扬。

  5月3日记者到武安采访时,该市正在召开今年的化解钢铁过剩产能动员会。武安市委书记魏雪生告诉记者,为更好地化解钢铁过剩产能,武安市探索制定了钢铁产能交易政策。按照企业个个有份的原则,武安将化解产能任务分解到了16家钢铁企业。每家企业按照每万吨铁、钢产能各100万元的标准,缴纳“钢铁产能指标置换交易金”。利用这笔交易金,他们建起全国首个县级钢铁产能指标交易平台。效益好的企业上缴交易金,保留产能。效益差的企业拆炉子,领奖补。通过这种行之有效的方法,武安从2013到2016年累计压减炼铁产能732万吨、炼钢产能542万吨。

  通过压减落后产能,带动产业升级,武安的钢铁产业实现了“稳中有进、稳中向好”。2016年和2015年相比,武安铁、钢产能利用率由最低时的45.2%、51.7%,提高到72.3%、77.8%;钢铁行业产值由958亿元提高到1074亿元,增加了116个亿;行业利润由22.2亿元提高到50.6亿元,增长了127%。

  建立标准体系促进劣汰优存

  钢铁行业有句关于产量的俗语:“世界钢铁看中国,中国钢铁看河北,河北钢铁看唐山。”而迁安市作为唐山钢铁产量最为集中的区域,又被称为“钢城”。

  “为了压减钢铁产能,迁安建立了一把尺子量到底的科学压减标准体系,采取市场化与法制化结合的手段,强力推进去产能。”迁安市发改局产业科科长徐贵新介绍,迁安建立了“指标约束+末位淘汰”的标准综合评价体系,让钢铁企业劣汰优存。综合评价体系包括环境保护、压减进度、企业节能、安全生产、税费贡献、规划布局、工资社保、链条延伸等指标。按照评价分数从低到高对企业进行综合评价排序,最终确定出每个企业的具体压减数据,精准推动低效产能加速退出。依托这套评价体系,4年来,迁安市已经累计化解炼铁产能673万吨、炼钢产能646万吨,其中建源、金丰、三联3家企业彻底关停退出。

  为使去产能工作有更充分的法律依据和更严格的实施标准,河北省专门修订完善了环保、能耗、水耗、质量、技术、安全等6类地方标准,让其严于国家标准或行业平均水平,初步形成了较为系统完善的“6+N”标准和配套政策。建立煤耗、能耗、水耗等指标交易办法,以市场手段引导企业主动去产能。同时,研究制定了企业规范管理、行业优化升级、钢铁产能走出去、钢结构标准和推广等政策措施,近两年仅关于钢铁、煤炭去产能就出台了70多个政策文件,既为解决好“去谁、去多少、怎么去”提供了标准依据,又为钢铁行业提质增效提供了政策支撑。

  在坚决去产能的同时,更要防止已化解过剩产能死灰复燃。今年2月19日,在河北省委、省政府召开的全省加快全国产业转型升级试验区建设暨去产能工作推进会上,河北省政府与设区市代表及河北省国资委、省属国有企业代表签订了去产能责任书。根据河北省委、省政府决策部署,河北省将逐个企业细化方案,逐台设备落实到位,确保去产能实效,不留盲区、严防死守。

  唐山市严格执行环保、能耗、水耗、质量、技术、安全6类标准,并科学运用市场化、法制化手段,鼓励企业通过产能有偿交易等方法,依法依规倒逼过剩产能退出市场。同时,强化督导跟踪问责,市发改委、市工信局、市政府督查室将结合有关部门,抽调精干力量,进一步充实专项督查组,每周赴县区、企业现场督查,及时掌握任务落实情况,发现问题立即整改,坚决做到源头严控、过程严管、后果严惩。

  此外,河北省张家口、保定、廊坊3市制订了钢铁产能全部退出方案,正在向无钢化迈进。承德、秦皇岛两地钢铁产能将部分退出。保定仅有2家钢铁企业,一家是位于市区内的亚新钢铁有限公司,一家是位于涞源县的奥宇钢铁有限公司。目前,亚新钢铁有限公司已于2013年彻底拆除,奥宇钢铁有限公司计划今年年底前拆除。按照计划,到2019年底前河钢集团宣钢公司随新建工程完工并视人员安置情况,将全部关停。廊坊将在今年9月底前确保成建制退出1家,力争年底前再退出1家。

  通过去劣存优的调整,河北钢铁产业的总量虽然减少,但效益则得到了有效提升。今年第一季度,全省钢铁企业共完成主营业务收入3508.2亿元,实现利润总额170.1亿元,分别比上年同期增长33.3%和138.2%。

  去产能不能“去”职工饭碗

  “从18岁上班,到去年3月,我在国丰整整干了15年。”田鹏曾在国丰钢铁公司当电工,现在丰南区西湖路旁开了一间水果店,里面苹果、香蕉、橘子、葡萄等几十种水果摆放井然,生意不错。“没了工作,没了收入,以后的日子咋过?”回忆起去年企业停产时的情景,田鹏记忆犹新。当初,他和周围的工友心里“都挺没底儿”。“现在再回过头来看这件事,其实也没那么可怕。”田鹏说。

  在钢铁“去产能”的大背景下,像田鹏这样的故事在河北并不鲜见。

  “去产能的减法做到哪里,安排职工就业的加法就要做到哪里,社会保障的补贴就要发到哪里。”在落实这样的决策中,河北在全国率先实施援企稳岗政策,鼓励企业采取措施稳定就业岗位。去年,河北省印发《关于做好化解钢铁煤炭等行业过剩产能职工安置工作的实施意见》,省市县三级均成立了职工安置工作领导小组,按照企业主体、政府帮扶、依法依规、分流安置的原则,通过企业内部退养一批、转岗培训消化一批、转型重组安置一批、自主创业带动一批、开发公益岗位兜底一批等途径,指导企业制定并落实职工安置方案,切实做到职工安置方案不落实不拆除、社会稳定风险不消除不拆除。

  田鹏已尝到了相关政策的甜头。在丰南区人社局的支持下,他的水果店被优先纳入区城乡创业孵化基地,享受3年免房租、税收部分减免的优惠政策。“200平方米店面一年租金就得10万元,这样算下来,3年等于‘挣’了30万元。因为我的水果新鲜,又比附近的超市便宜,顾客都挺认可。现在每天都能进账两三千元,一个月下来,收入比以前在厂里上班高不少。”田鹏说。

  与田鹏的自主创业不同,张继文选择了转岗。张继文是河钢集团宣钢公司的一名老职工。去年,宣钢5号高炉被拆除。作为炉前工的张继文一度为出路而焦虑。去产能,不能“去”职工饭碗。对于压减产能造成的人员富余,河钢集团通过培训转岗和内部退养予以安置,做到产能去,人不走。经过培训转岗,如今张继文已成为河钢宣钢技术中心的一名质检员,生活得到了保障。

  为了实现精准稳岗,去年以来,河北省建立了职工安置台账和数据库,精准对接就业创业服务,及时办理失业登记,按规定发放失业保险金和救助补贴。对确实无法通过市场渠道就业的人员,通过开发公益性岗位给予兜底帮扶,使去产能企业职工的基本生活得到了保障。河北省劳动人事社会保障厅厅长王亮告诉记者,仅2016年,河北省共为180家去产能企业发放稳岗补贴10.69亿元,惠及职工38.94万人。其中,钢铁企业102家,发放稳岗补贴6.57亿元,惠及职工22.52万人。

  来源:富宝

文章关键字: